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ar in Mind Ox

股價相對內在值大打折扣時買入 持有直至趨勢轉

 
 
 

日志

 
 

許金山案法官引導陪審團最關鍵  

2018-10-13 01:29:46|  分类: 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大副教授許金山殺妻案審結,陪審團一致裁定許謀殺罪成,法官張慧玲依例判處終身監禁。這單謀殺案並無直接證據,警方只靠環境證供推論許金山殺人,上世紀70年代跑馬地紙盒藏屍案也是無直接證據,只憑16歲女死者卞玉英身上發現男子歐陽炳強的衣物纖維,將之成功入罪,而歐陽炳強事後一直話自己是冤枉的。到底許金山案又是如何入罪?

圖: 許金山

圖: 許金山

許金山選擇不上庭作證(被告有權保持緘默),但他曾向警方作警戒錄影證供,他向警方提出的妻女死亡理論,是他拿有一氧化碳的毒瑜珈球回家殺鼠,二女知道瑜珈球有毒氣後攞上車放氣自殺。

其實他這個證詞,已承認自己曾向同事講大話。許金山在錄影中表示,自己住在西貢大澳村的三層村屋,鼠患橫行,他於2015年參與有關一氧化碳的實驗後,便想到可以拿研究用一氧化碳回家滅鼠。

許金山指自己於案發前三天把家中兩個瑜珈球放氣後摺疊放進袋裏,然後在翌日帶到實驗室打入一氧化碳,而當時共同參與研究的周昊翹博士親眼目睹許在實驗室把兩個瑜珈球注滿一氧化碳,並問許為何裝起實驗用的一氧化碳,許金山當時捏造自己是打算把注滿一氧化碳的瑜珈球予朋友分析其純度,避免周質疑他「公器私用」或擅自拿走實驗材料。

圖: 警員搜查涉事的私家車

圖: 警員搜查涉事的私家車

法官張慧玲引導陪審員時逐一分析案情,第一,瑜珈球是案發日早上8:30至下午2時之間放入車內。張慧玲法官指被告妻子黃秀芬於上午7時30分駕車送三女兒及幼子上課,許家印傭憶述事發當日早上8時30分黃秀芬送畢子女到校後,黃秀芬到家時身體狀態無異常,並像常人般行動自如,可推斷出早於案發當日上午7時30分的車內並未有一氧化碳充斥車廂,故陪審團可考慮該涉案瑜珈球是在黃到家休息至下午2時左右駕車外出接子女放學期間放入車尾箱。

第二,不是妻子黃季芬放入瑜珈球。張官指黃秀芬並不知道瑜珈球內有一氧化碳的事實,而且患有焦慮症及抑鬱症的黃秀芬精神狀態已大大改善並變得開朗起來,更與友人討論數月後的旅行計劃,故可以安全地排除黃秀芬為放瑜珈球到車尾箱的人。

第三,不是印傭放入瑜珈球。張官指當日在家的印傭並不能任意開車門,而每次洗車時均需拜託黃秀芬以車匙開啟車門以進內洗車,故亦可排除印傭放球的可能性。

第四,也不似是次女許儷玲放入。張官指許儷玲對未來有憧憬並一直開朗樂觀,故可排除她以瑜珈球自殺的可能性。但或許她不知道一氧化碳有多危險,或會單憑其父親告訴她球內有毒氣來滅鼠,便把瑜珈球放到車尾箱以殺滅車內蛇蟲鼠蟻,以意外地令自己及母親不幸身亡。但根據證物警員所述車內並沒有任何瑜珈球膠塞,如許儷玲放瑜珈球到車尾箱內,該膠塞理應仍在車內。但陪審員需自行判斷是否信納證物警員,皆因該證物警員曾把證物號碼調亂。

按張官的推論,基本上排除其他人放毒瑜珈球上車的可能性,只餘下許金山是最有可能下手的人物。估計陪審團商議時也會一步步推論,先決定是否相信許金山用含一氧化碳的瑜珈球來殺鼠的解釋,然後考慮許妻子及女兒自殺的可能性,排除這些可能後,答案只有一個:只有許金山可能是放瑜珈球上車的人,他想毒殺妻子,卻同時誤殺了女兒。

盧永雄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