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ar in Mind Ox

股價相對內在值大打折扣時買入 持有直至趨勢轉

 
 
 

日志

 
 

高錕記不起名字怎寫  

2009-12-06 10:59:15|  分类: 綜合報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當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光纖之父」,他已忘記了光纖;當諾貝爾獎即將要把他的名字寫入歷史,他已忘記了怎樣寫自己的名字。這些其實都不重要,因為圍在他身邊的,都是他最愛的人,在支持他,在愛護他。所以,高錕笑得比誰都要燦爛,比誰都要滿足。

今屆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於瑞典時間昨晚 6時在兒子明漳( Simon)陪同下,抵達斯德哥爾摩。諾貝爾基金會安排他們經由機場貴賓通道乘坐專車直驅酒店,酒店派出大批人員在門外迎接。除記者外,冒着寒冷天氣在酒店門外守候的,還有一位專門收集諾獎得主簽名的斯德哥爾摩市民 Christer Danielsson。他一見高錕到來,立即上前恭賀,同時拿出帶來的高錕照片索取簽名。

高錕身穿妻子為他準備的毛裡皮褸下車,顯得有點意外,但仍笑容滿面。對着照片他一時寫不出自己的名字,兒子在旁提示:「 C……(高錕的英文名 Charles)」但高錕還是有點猶豫,於是 Simon細心地在紙上寫下父親的英文名字,再給高錕抄寫到照片上。

Simon說,父親記字有點困難,對影像的辨認卻沒有問題。記者給高錕看他的自傳《潮平岸闊-高錕自述》新版,他翻看裏面的黑白照片,瞥見自己年輕時的舊照,跟記者說:「這是我!」翻到 1942年小時候在上海影樓拍攝的全家福,又指着相中跟小高錕並排而坐的父親介紹說:「我爸爸。」

結婚照上的妻子、相中他抱着的嬰兒明漳,他都一一認出來,然後還參照封面的字樣,用中文在扉頁簽下「高錕」兩字。

不過,當問到他即將領獎的感受時,高錕顯得有點難於表達,「……這很難……」 Simon在旁補充,父親知道要來領諾貝爾獎,十分高興。作為光纖之父的兒子,本身從事電腦程式工作的 Simon笑言,兩個月前聽到父親奪得諾貝爾獎的消息時,第一個反應是非常意外,「 It's a big surprise.」父親過去 40多年已獲得不少獎項,但他們真的沒想像過,最後連諾貝爾獎也拿下來。

對於父親近年患病, Simon卻坦然接受:「當我們的父母漸漸老去,他們有時會這樣。」

48歲的 Simon明白,當年拖着他的手上學的父親,現在已 76歲,轉過頭來需要他扶持照顧,他很樂意這樣做,只是自覺協助爸爸應付傳媒訪問方面,未及母親的揮灑自如。

幾年來已收集了過百位諾貝爾獎得主簽名的 Danielsson事後才知道,眼前這位諾獎得主患上了阿茲海默症,「怪不得他簽名時好像有些困難。我感到有點難過。」他認為,若高錕能早點獲頒諾貝爾獎,一切可能更圓滿,「但這些事情你我都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